太阳2娱乐 > 娱乐新闻 > 的爱情喜剧,技巧共家庭大器晚成色

原标题:的爱情喜剧,技巧共家庭大器晚成色

浏览次数:125 时间:2019-10-28

剧情上很普通甚至有些老套,但是也有很多搞笑的片段,可以当做家庭喜剧来看,一开始对蚁人感兴趣的就是里面的物体变大变小看起来很舒服尤其是在打斗的时候,为什么说是家庭喜剧呢?因为这部电影的主要表达感情应该是亲情然后是爱情,结局是美好的,蚁人2中最搞笑的就是男主的好朋友,三个话唠在面对反派的时候把那种威胁感变成了滑稽感,还有就是男主被女主母亲附身那段也很搞笑,其实里面的物体变大变小真的好神奇就会让人想以后的我们的世界会不会也会像这样,最喜欢的是物体变小后的模型,比如车、衣服、房子我都好喜欢,可以当作蚁人手办了吧!

与其他超级英雄电影相比,《蚁人2》更像是一部动作喜剧片,甚至某些地方有成龙电影的既视感。

△美队迷弟上线。

© 本文版权归作者  Oasis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蚁人》的第一部主打的是缩小和控制蚂蚁的技能,主要任务是去守卫森严的大楼里盗取战衣。如果《蚁人2》仍然以此为主要噱头,必然导致重复与乏味。

“蚁人”在漫威电影宇宙(以下简称“MCU”)一直是个比较特别的存在:

《蚁人2》的人设也常常带来喜剧效果。比如汉克的毒舌人设,比如每当斯考特和霍普在执行任务前亲密交谈时,汉克总会毒舌发作。又如斯考特的学渣人设,每当他听到汉克及其他人提起科学名词的时候,他总会不懂装懂。

图片 1

在这一场打斗戏之后,紧跟着三场搞笑的戏份:斯考特身体缩小去学校偷战衣;路易斯被注射吐真剂之后变成话痨;斯考特被珍妮“附身”,上演性别错位。

style="font-style: italic;">这部续集比起第一部来,更加地人畜无害,而且在《复联3》后,这是一味很好的调和剂。说真的,这部电影没有把任何东西当真,包括影片本身。它就这么欢快地进行着,没有负担地讲着那些傻瓜笑话。

这场打斗也加入了喜剧元素。我们看到一个调味料玻璃瓶被放大,挡出了坏人,这已经是喜剧元素了。

爱情喜剧

“喜剧”早就是蚁人系列的标签,或者说至少是标签之一。我们用膝盖想都能得出一个结论:这次的续集《蚁人2》依然要坚定地、大踏步地、一路火花带闪电地走喜剧路数。片方早早证明了这一点,而且还更过分。迪士尼市场营销副总裁布罗茨卡在谈到电影时说:

“《蚁人2》将是部爱情喜剧片。”

看清楚了,不仅是喜剧,还是爱情喜剧。这么说来,《蚁人2》就该是漫威第一部主打爱情的电影咯?

图片 2

△蚁人黄蜂女双宿双飞。

故事延续《蚁人1》《美国队长3》,讲的是汉克·皮姆博士决定拯救被困在“量子领域”里的妻子珍妮,但他和女儿霍普的研究成果被黑道军火贩桑尼、反派“幽魂”同时盯上。蚁人斯科特要帮汉克、霍普摆脱困境、实现家人团聚,同时跟霍普发展感情。

图片 3

△反派“幽魂”,可以任意穿透物体。

最终看完片子会发现,“爱情”的主题并不突出,因为剧情较为繁琐,三方势力你争我夺,来来往往反反复复,斯科特与霍普只能见缝插针地谈情说爱,还不时要被电灯泡老丈人调侃。

而喜剧效果则靠大量对白实现。《蚁人1》有个大放光彩的配角是斯科特的死党路易斯,他在这一集戏量猛增,直逼主角团——当然,他的搞笑效果依然是好的,他那“两倍语速回忆”几乎就成了蚁人系列的招牌。

图片 4

△这位老哥是蚁人系列之光!

但电影成为了路易斯秀场,就压缩了其他人物的空间。漫威难得成功塑造了灭霸,还是不足以根治“漫威癌”。作为《蚁人2》里的反派,“幽魂”和黑道军火商桑尼魅力都非常有限。另外“爱情喜剧”也表现为文戏过多,除了二代黄蜂女首秀之外,《蚁人2》的前一个小时几乎没有其他动作戏,显得冗长沉闷。

目前正在热映的《蚁人2:黄蜂女现身》延续了上一部《蚁人》里两个家庭的状态:老蚁人汉克的家庭和新蚁人斯考特的家庭。《蚁人2》以两个家庭的现状开场:老蚁人准备研发量子机找回妻子;新蚁人被囚禁,但不忘了哄女儿开心,和前妻及其现任关系融洽。

复联3 & 复联4

在经历了复联3的感情伤害之后,空姐也很想知道《蚁人2》能对复联4产生怎样的影响(哪怕蚁人缺席了灭霸之战)。结果唯一与复联相关的内容是个片尾彩蛋:斯科特再次进入量子领域完成任务,呼叫外部的汉克、霍普帮他离开,恰好碰上灭霸打了那个著名的响指,画面上出现了这样的字幕:“蚁人和黄蜂女将会在复联4中回归......吗?”

图片 5

△刚刚才一家团聚,转眼间…..说好的家庭喜剧呢???

会,当然会!因为前线早就传来了复联4的片场照,蚁人与美队钢铁侠们站在一起谈笑风生,值得一提的是,美队身穿的战衣,是他在《美国队长1》里面的老版战衣:

图片 6

结合前面量子领域的功能介绍,这也许表明,漫威电影宇宙或会迎来第一次“时空穿越”。

严格来说,《蚁人2》只能看做是《美国队长3》的番外篇,除了霍普出任二代黄蜂女之外,与漫威电影宇宙当下的主线剧情设定没有丝毫瓜葛——哦,更正一下,二代黄蜂女这个事还是在《蚁人1》的彩蛋里就透露过的。

感觉这个格局有点像......《黑豹》?

在多数漫威电影里,超级英雄热衷于互相串场,推进漫威电影宇宙的主线进程,比如钢铁侠客串《蜘蛛侠:英雄归来》,绿巨人在《雷神3》登场,《美国队长3》直接可以改名叫《复联2.5》 。《黑豹》和两部《蚁人》则显得比较纯粹,没让其他超级英雄掺和。

但《黑豹》和《蚁人》还是有明显区别:前者刚刚把起源说清楚,紧接着就在无限战争中发挥重要作用,存在感直逼“三大”;而后者已经拍到了第二集,明知道漫威宇宙被《复联3》推上一个高峰,却不仅不想搭这条大船,还生怕跟这条大船扯上关系,根本不介意票房和存在感低,只想做好自己的爱情喜剧……这大概就叫“圈地自萌”。

· —— End ——·

更多精彩内容

西幻三巨头|竖锯|小丑

小镇恐怖|粉碎主角光环|幽闭恐惧

死侍骚浪贱|万磁王|受诅咒的恐怖片

“架空”开设了全新小说号【独角兽小说】,主要提供科幻、奇幻、悬疑、惊悚类原创精品。也许下一个《冰与火之歌》就会在这里诞生。

WARNING:想象力匮乏者请止步!

图片 7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架空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 本文版权归作者  George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尽管很特别,但蚁人的存在感就是远不如钢铁侠、美国队长们。

二是美式家庭关系。《蚁人2》里多次出现斯考特和女儿、前妻及其现任之间拥抱在一起其乐融融的画面。最后斯考特有了霍普这个女朋友,女儿也欣然接受。这种家庭的破碎与重组比英雄的个人实现更贴近广大平民,家庭的破碎与重组时时刻刻发生在观众的身上或身边,最接地气,有市场。

《蚁人2:黄蜂女现身》在内地上映了。这刚好是漫威电影宇宙第20部片子。

图片 8

量子领域

《蚁人2》的核心线索则是“量子领域”,电影可以说就是围绕“量子领域”展开的,但它和前作犯了同样的错误:对“量子领域”的探索太吝啬了。

“量子领域”在漫画中叫做“微型宇宙”,由拥有缩小装置的毁灭博士统治,后来蚁人和神奇四侠推翻了毁灭博士,开启了微型宇宙与其他宇宙间的互动。

图片 9

△由于“微型宇宙”的名称使用权并不在漫威手上,所以只能改名“量子领域”让它出现在电影里。

《蚁人1》第一次提出“量子领域”的概念,战衣可以将人缩小到次原子级,但无法恢复。汉克博士的妻子(初代黄蜂女珍妮)被困在了量子领域之中,而主角斯科特后来也曾经进入量子领域,并且破例逃脱了出来,这让汉克博士萌生了拯救妻子的想法。

在原本的设定上,量子领域是一个全新的未知世界,跟宏观世界完全不同,可以有各种新奇的景观和物种。漫威电影宇宙现在还没有玩平行时空,量子领域这样的“异世界”就尤其宝贵,因为它能开辟全新的战场。

图片 10

图片 11

图片 12

△《蚁人》量子领域早期概念图,遗憾的是,这些都没有出现在电影里。

漫威此前请来了加州理工大学量子物理教授Spiros Michalakis出任《蚁人2》的学术顾问,让人看到了一丝希望。按教授所说,只要进入了量子空间,就会享有无限种可能,你可以在不同“时间”和“空间”中随意穿梭,甚至对现实进行修改。

图片 13

但《蚁人2》再次令人失望了,量子领域的视觉奇观展现得很浅,微生物也仅有三只水熊虫,它们跟进入量子领域的汉克打了个照面,没能产生任何威胁。

图片 14

△汉克在量子领域中遇见的水熊虫。水熊虫,是地球上已知生命力最强的生物,甚至能在外太空存活。

现在看来,如果想充分感受一下量子领域的魅力,搞不好还得靠其他漫威电影了。Spiros Michalakis教授曾经明确说过,“量子领域”会让观众更好理解惊奇队长卡罗尔·丹弗的故事,乃至理解整个漫威电影宇宙。

从结尾处,我们至少能够摸清《蚁人2》背后所迎合的两个层面的东西。一是消费主义:改变大小是蚁人的新技能,汉克在海边把房子变大,斯考特和霍普、女儿坐在缩小的车里看笔记本电脑上的电影,都是在利用技能创造更加新奇的消费,这对于已经对寻常消费方式腻味了的观众来说,是一次非常新颖的意淫。提供了这种新颖的意淫,电影的市场就抓住了一半。

图片 15

图片 16

style="font-style: italic;">相比首部《蚁人》,导演佩顿·里德在续集中更搞怪逗乐,并且在漫威宇宙电影的束缚和大量超级英雄特定套路中找到了更舒适的平衡点。

可是以往的超级英雄电影,多是以英雄的自我实现为主题,爱情与家庭基本上只能算是调味剂,真正以美式家庭关系为题材的超级英雄电影,应该还是从《蚁人》的第一部开始。(回归前的《蜘蛛侠》系列虽然涉及了彼得帕克和叔叔、婶婶的感情,可家庭关系并未成为故事主线)

变大变小

“变大变小”和“召唤操控昆虫”,这两个能力是“蚁人”系列的核心卖点。

《蚁人1》需要刻画斯科特的成长,主要聚焦在他和各种昆虫打交道的经历,而到了《美国队长3》里,斯科特的战斗方式就朝着“变大变小”倾斜了。

图片 17

△新人斯科特正在进行业务能力培训。

在《蚁人2》中,昆虫基本退居二线,“变大变小”成了主要看点,有两种不同的玩法。首先是让自己的体型发生变化,之前就有昆虫体型与巨人体型,这次增加了第三种,也就是中等体型:比普通人明显大,比巨人明显小,能把小卡车当滑板用,还是蛮好玩的。

图片 18

第二种玩法就是让其他物体的体积发生变化,也是本片大量使用的手法。

比如让一栋实验大楼变成行李箱大小,既能提起就走,也能拎包入住:

图片 19

公路车战,将缩小的汽车开到敌人的车底下,突然变大将其掀翻:

图片 20

把哈喽kitty玩具棒变大,当成投掷武器使用,正所谓“我有一根仙女棒,变大变小变漂亮”“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哈喽kitty”……

图片 21

为了呈现“奇观”,《蚁人2》就是拼命挖掘“变大变小”,尽量展示各种可能,玩出尽量多的新鲜花样,执行得很坚决,巩固了系列的核心特色。

图片 22

从电影风格上看,和《雷神3》这种半路出家搞一发喜剧的不同,《蚁人》系列的定位就是纯粹的喜剧——《蚁人1》是这样,蚁人在《美国队长3:内战》登场的效果也是这样,他就是在承担这个团队的搞笑环节。

而《蚁人2》的结束,也是以两个家庭的新状态为收尾:汉克和妻子在海边享受生活;斯考特和霍普组成了新的亲密关系,并且得到了女儿的接纳。

《The Wrap》这么评价:

于是我们看到,《蚁人2》里的第一场打斗已经开始加入喜剧元素。这场打斗是霍普与经销商在酒店大堂和餐厅的打斗,它延续了上一部所主要依赖的视觉奇观:即打斗中把身体缩小。我们看到缩小后的霍普与水晶灯的水晶相比是多么渺小,看到霍普在厨房案板上跑,看到霍普在飞在空中的刀上奔跑,这些对比形成的奇观非常有想象力与冲击力。

《蚁人2》在北美已经上映了一个多月,口碑与票房大势已经很清楚:烂番茄新鲜度87%,MTC评分71,IMDb评分7.4,豆瓣评分7.6,整体略好于前作。

之后的追车戏,则是典型的动作喜剧的套路。比如霍普把敌人的摩托车变小,微型车在敌人汽车的地盘下突然变大把,把敌人的车顶飞。又如斯考特变大之后,拿卡车当滑板;还有他的手指轻轻一弹,就把敌人的枪弹飞;当然还有总是被海鸥吃掉的飞行蚁,以及斯考特变小之后落入海水里的小小噗通一声。

从地位上看,《蚁人1》是MCU第二阶段的最后一部电影,对MCU第三阶段起过渡作用(第三阶段的开篇之作就是《美国队长3:内战》,机场大战你懂的)。而《蚁人2》又是紧挨着不久前的《复仇者联盟3》,对于密切关注复联4的朋友来说,按道理也是绝对不能错过的,保不齐电影就包含了如何打败灭霸的重要讯息。

最明显的一幕就是变大后的蚁人拿卡车当滑板车的时候,有一个从室内透过玻璃拍摄的镜头。外面已经乱作一团,可是室内的人们依然按部就班,仿佛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这样的桥段在喜剧里很常见,足见《蚁人2》的创作思路向喜剧靠拢。

图片 23

这三场搞笑的戏份既完成了创作者的企图:引人发笑。又做的滴水不漏,而且有铺垫。因为这三场戏都和故事主线紧密绑定在一起:不去学校,就拿不到战衣;不注射吐真剂,艾娃就不知道汉克在哪;不性别错位,就找不量子域里的珍妮。奖杯在学校、路易斯公司快破产、珍妮可以进入斯考特的大脑这些事情,在前面也有铺垫。《蚁人2》充分证明,搞笑可以不借助屎尿屁,可以不玩台词梗和方言梗,可以不那么无脑和低幼,不像某麻花。

票房上的表现可就有点糟糕了。《蚁人2》上映首周拿下北美单周票房冠军、全球单周票房亚军之后(那一周的全球冠军是……《我不是药神》),之后走势萎靡,全球总票房两周不足3亿美元,创下漫威近年来票房新低。这似乎坐实了一种挺流行的评价:“蚁人是最没有存在感的超级英雄”。

更多影评请扫码关注个人微信公众号“电影知何处”

△截至目前,豆瓣上三万六千人给出的评分是7.6分

《蚁人2》另一个延续上一部的点是对警察的调侃。这一部里,警察继续沦为超级英雄的衬托,不仅无能,被斯考特玩得团团转,甚至有黑警。最后一幕里,吴警官顺口说出了那句警匪片经典台词“我们肯定还会再见的”,没想到斯考特却反问“为什么我们会再见,难道你想约我吗?”吴警官甚至真的试图约他。吴警官笨手笨脚学不会变魔术,斯考特的女儿甚至把警察叫“条子”。这些调侃警察的戏,在国产片中应该很难看到。

《Collider》则说:

漫威的超级英雄电影里,涉及爱情的并不鲜见,比如绿巨人与寡姐这一对,美队、钢铁侠也都有自己的爱人(当然美队的爱情比较早);涉及家庭的也有,比如雷神的兄弟情、星爵和父亲的恩怨,就连灭霸也发展出一段父女情,李安版本的《绿巨人》则另当别论。

=====剧透预警=====

这种在紧张激烈的暴力动作戏中突然改变物体的大小的做法,会使得原本的动作逻辑失效,从而达到出其不意的喜剧效果。本质上,这种效果和成龙的动作喜剧是一样的,我们看到成龙在电影中随手拿起身边奇形怪状的道具与敌人打斗,有时候自己也会被打得鼻青脸肿上蹿下跳,这种喜剧效果大大缓解动作戏带来的紧张与刺激。实际上,就是肾上腺素与多巴胺的结合。

本文由太阳2娱乐发布于娱乐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的爱情喜剧,技巧共家庭大器晚成色

关键词:

上一篇:理科盲影迷阅读版,星际穿越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