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2娱乐 > 娱乐新闻 > 给我也算一卦呗,现实和想象的边界

原标题:给我也算一卦呗,现实和想象的边界

浏览次数:158 时间:2019-10-13

       在我的印象里,贾樟柯与张艺谋、冯小刚绝对是两类导演,没有系统地看过贾樟柯的电影,却一直留有一份期待。朋友推荐了两次并提及贾樟柯,我才想起去看这部电影,虽然不是贾樟柯本人导演,但作为出品人以及他为中国电影所做的努力,还是勾起了我的好奇心。
       顶着广电局和国外大片的票房冲击,中国本土电影总让人觉得步履维艰。国外拿着大奖国内被禁播、文艺界叫好观众不叫座、领导拍板子全国党员职工进影院,这大概就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中国电影文化。《Hello树先生》就是一部叫好不叫座的电影。
       朋友说看不懂这部片子,其实粗线条来看故事很简单,树先生是一个农村底层的无业游民,念过书却没能找到出路,性格懦弱又要面子,由于哥哥被父亲勒死而留下无法抹去的心理阴影,并最终导致疯癫。我个人认为从婚后开始,一半以上的情节都出自树先生的幻想,并不真实,但他自己已经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以树先生为明线,串联了企业占地、非法煤矿运营、家庭暴力、农村市井等一系列图谱,这些工业化进程中遗留的、新生的丑态与病态一应俱全,如二猪的蛮横、忆馨的出轨、树家老三的冷漠、树母的悲伤、小庄的遇难,等等等等。
       很有意思的一点是,如此破落的树先生却永远叼着一根烟,人人见他还要喊一声“树哥”,这是对中国面子文化最辛辣的讽刺——穷则穷矣,烟不能灭,酒不能断,日子照过,老婆照打。
       其实在影片的开头,树先生还留有对美好生活的一丝向往,就是对小梅的追求,只是被随之而来的一切所淹没。淹没的不仅仅是树先生的美好生活,也淹没了我们对喜剧结尾的最后一丝期望。
       或许我们都怀着一厢情愿的初衷,愿意相信这样一个聋哑女因为先天缺陷而受尽了生活的困苦,无奈之下才选择与树先生结合。看了影评之后我才注意到另一条尖刻的暗示,那个羞涩腼腆的小梅其实并没有看起来那么纯洁。小梅抽烟的架势很老练,虽然只吸了一口便被夺走,但随后的吐烟和微笑都表明她并不简单。更加讽刺的是,新婚之夜树先生沉浸在噩梦之中,小梅一个人完成了房事。毕竟,对中国人来说“按摩院”三个字带有太多的负面暗示。也许,她只是想借树来摆脱一些丑恶的过去,但伟大的现实告诉她,“你猜中了开头,却猜不中这个结局”。
       写到这里,忍不住叹了口气。电影里的东西,无论真实与否,似乎都离我们很远。因为真正那样生活的人,根本不会去看那些跟他们自身有关的电影,也没有机会坐在电脑前面看我的论调。一切就像另一个时间与空间里的故事,看似很有触动,却又没多大关联。至少,我们并不希望与它有任何关联。
       因此,当树先生完全迷失在疯癫的世界中,拉着妻子的手奔向“幸福美满”生活的时候,我们也只是叹一口气,吃完零食,喝光饮料,掐掉烟头,默默地念叨一句“你好,树先生;再见,树先生”。
       其实,我们跟他们,又有什么两样?

    在内地,新锐导演,往往就是没名导演的雅称。一部想拍出点思考的实验电影想要撼动胃口和审美水平早已被大片养的高高的主流市场观众,无疑是不现实的。往往这类影片会走去海外拿奖这一路线,当看到「树先生」的英文字幕把"长春"都要注明括弧省会时,我更加坚信了我的判断。果然,「树先生」已经在海参崴拿着奖了。

先下个结论:

    树在村里被人一口一个树哥的叫着,大家给他递烟,路过都跟他问好,影片开头让人真以为树在村里是人人喜爱,地位颇高,有着几分威望的。但随着树丢掉工作,相亲被拒,儿时的好友一个个主见远离他而去时,我突然意识到这个整日嘻嘻哈哈,一副总是忙这忙那样子的农村小伙,其实饱尝着众人的嘲讽和揶揄,那一句无关痛痒的树哥,不过是人们对他的一种讽刺。在好兄弟的喜宴上,树给之前还喝酒叫他哥的村长小舅子下跪的那一刹那,他小声嘀咕出一句活着没意思,虽然声音不大,但足以证明被生活压的扭曲变形的,不止是一个男人的脊梁,还有一刻淳朴善良的心灵。

王宝强近期一直处于热搜榜上,他的离婚事件应该说是娱乐圈近期关注度最高的事情之一了。各种媒体和电视节目都在播出和王宝强相关的节目。我看了19号一期的《有请老梁》,讲到王宝强的电影,老梁尤其推荐《Hello 树先生》,我就在腾讯视频上收看了这部电影。

    前五十分钟是憋屈的人生,后三十多分钟是疯癫的幻想,共同勾勒出一个人树不分,真假不分的树先生。树是可爱的,也是可悲的,导演镜头中的树先生有鲁迅笔下阿Q的影子,有孔乙己的影子,有卡夫卡笔下变形记中小职员的影子,当然,还有我们这个现代社会里无数心中埋藏着阴影,在生活压下的预制板下苦苦支撑又苦中作乐的普通大众的影子。

魔幻的现实还是现实的魔幻

应该说树先生这种人——略带点神志不清的乡村边缘人——几乎存在于每一个村落,他们各有各的精力,但在他人看来都透着一股傻气。我并没有在农村长期生活过,但凭我仅存的年少时在农村度假期的经历,似乎有那么一点点对一个人们嘴里说的“傻子”的印象,而我观察那人并不傻,“傻”可能只是别人居高临下的一种称呼。

树先生就是这种边缘人,他小时候目睹自己的哥哥被父亲亲手勒死,他变得神智有些问题,成了“准疯子”。树先生生活在乡村的底层,凭借一点半吊子修车手艺过活,美其名“技术活”,人们对他不尊重的同时却给他一个“树哥”的尊称。可这个“哥”代表了什么呢?他没有任何权威,他连小孩子的谈判都管不了,他的生活中充满了别人的蔑视。

树先生有一群从下长大的哥们,这些人里有当上了私营矿主的二猪子,有在城里开了奥数学校的艺馨,也有混的像模像样的高鹏。这些哥们儿在树的生活中无非是口中的“哥们”,而他真正的朋友是小庄——一个在他眼里像他哥的人。树对他哥哥的幻想贯穿了始终,他总在现实中看到他哥哥,而他哥哥的出现就是在提醒观众,这是魔幻的现实。

当现实和虚幻交织且不可分割的时候,谁又能说这到底是不是现实呢?

电影里的另一个重要角色树先生的妻子小梅。小梅有听障和语言障碍,她人真诚坚强,为了自己的爱去追求。她是真的爱树先生的,她身残却勇于把握自己的命运。然并卵,不管在现实还是在虚幻里,小梅终究还是一个失语者,这正代表了弱势者在现实中缺乏话语权。最终小梅选择了逃避,离开了树先生。

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真实的不能再真实,魔幻的不能再魔幻。影片开始的时候在字幕上看到了贾樟柯监制,导演韩杰也长期给贾樟柯当副导演,所以影片风格充满了贾樟柯的调调。我印象深刻的贾樟柯在《三峡好人》里就将一个塔用火箭发射的形式挪走了,那种现实和虚幻的结合让我很受震撼。

    小人物有小人物的悲哀,但小人物从来都不乏小人物的梦想,即使这个梦想是属于小人物的。树其实是一个敏感的人,他眼睛受伤时听女护士叫他叔就能说出她是谁谁家的二闺女,可见他对村里人的讽刺不是没有感觉的。树也是个有上进心的人,他愿意进城去找好的工作,原意凭借自己汽车修理的手艺迎娶一个连他都看不上的聋哑姑娘。树还是一个浪漫但浪漫过了头的人。他乐于幻想,后来善于幻想,最终耽于幻想,当我们越来越看不懂电影,越来越纳闷怎么后语不搭前言的时候,我们突然间发现,呀,树先生已经疯了。

电影称得上佳作,王宝强的表演也是影帝级的,我深深折服。

    用电影配乐中的二手玫瑰的<火车快开>,我也想请树先生算一褂,「哈喽啊,树先生,我们的生活就要开,往哪开,往幸福里开吗?」

无处安放的左手

影片还有一个细节让人很值得注意,就是树先生永远也不知道往哪里放的左手。手明明是身体的一部分,但是却给人一种不自然的感觉,似乎无处可放,让人觉得对于身体来说左手是那么多余和边缘。这也正反应了树先生的状态,看似属于人群,实则格格不入。

看似有一群从小玩到大的哥们,可当二猪子逼着树跪下的时候,树在哥们眼里不过是那句“你是不是傻?”。

看似有家人,婚礼前夜和弟弟大打出手,作为哥哥的在弟弟面前的权威也荡然无存。后来弟弟带着母亲离开了农村去了城里。

看似有一个好朋友小庄,但更多是和小庄命运的共鸣,而最终小庄也被矿场吞噬了生命。

看似有一个爱人小梅,小梅追求爱情和幸福,不过小梅还是向现实妥协,在婚后不久离开了他。

树变得和自己的左手一样,和身边的人格格不入,这是可悲的地方,但这也是现实——血淋淋的现实。

图片 1

鲜红

疯了对树来说是一件好事,我想在他眼里只有自己是正常的,而其他人才是疯子。疯了的树先生和自己已经怀孕的美丽妻子一起携手住进了太阳新城的楼房,他同时邀请了哥哥嫂嫂和他们一起同住,他在某种程度上获得了自己的幸福。

……


2016年8月25日

    影片前面非常好懂,刻画了一个叫树的农村男人,他永远要抽着烟否则就不会说话,从里到外穿着一成不变的又旧又脏的棉坎肩和西服,跟人说话时害羞,不敢正视人家就不停的挠头傻笑,晃脑袋,手总是不知道放哪地支棱在空气里,就像端着个托盘在地上捡烟头,嘴里那话老是嘟囔着教人听不清楚。这些让人一下子就联想到贾樟柯的小武,简直是如出一辙。一查,导演韩杰连着给贾樟柯做了至少三部电影的副导演,贾还是「树」的出品人之一和监制,原来如此,可谓师承一派啊。

关于现实和想象的分界

电影是按照树先生的视角表现整个世界的,因此我看过之后总是想找到哪些部分是现实,哪些是树的想象。

Hello啊 树哥

人们称呼树先生“树哥”,电影中也多次表现了一颗树。

图片 2

电影中两次表现了树走在土坡上的镜头,其实影片中33分钟和76分钟两次一模一样的走在土坡上的镜头表明这中间所有的情节都是树自己虚构的,包括和小梅结婚,去长春找艺馨,以及成为人们眼里的能掐会算的活神仙。试着具体分析一下树的几次命运转变:

时间 寓意
影片一开始 树因为小时候目睹父亲失手杀死哥哥而受刺激,时常看见远处的火焰(代表父亲)
33分钟 高朋的酒席上,树和二猪子冲突(矿业发展和当地居民的冲突),被逼下跪
50分钟 树在结婚的前一天和三弟大大出手,之后开始频繁看到死去的哥哥,开始神神叨叨
76分钟 在村外土坡上看见了会说话的小梅

我之前认为是小庄(树在现实中找到的自己哥哥的投影)的遇难是压倒树的最后一根稻草,是让他彻底走向疯癫的诱因。但后来我想,其实树早早就沉浸在自己的幻想里,他所能控制的无非是自己想象里的世界。影片一直不太明显的表现着矿区发展和当地居民的冲突,这是中国社会发展现实的表象,是实实在在的现实,而树不过是现实中最没有话语权的边缘人罢了。

当树跟前来求指点的矿场贾总的秘书侃侃而谈,并且说“13月18日”是开业的好日子的时候,我猛然想到这一切,都不过只存在于树的想象里罢了。

    会让人想起前不久的口碑片「钢的琴」,不同点是「钢」是纯现实的,「树」有点魔幻,哦不,我还是不喜欢这么轻易就给一个事物定义为魔幻现实主义,太沉重了。在我看来,「树先生」是疯癫憋屈主义。

本文由太阳2娱乐发布于娱乐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给我也算一卦呗,现实和想象的边界

关键词:

上一篇:喜好指数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