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2娱乐 > 娱乐时尚 > 李安副作用,烟火亦或枪火

原标题:李安副作用,烟火亦或枪火

浏览次数:128 时间:2019-09-25

图片 1

本文同时首发于公众号“肤浅如我”,作者:哆啦少女
喜欢这篇文章的小伙伴欢迎来我的公举号找我玩耍~么么哒~

说实话,我不太敢看李安的片子。因为每一次看完,都有一种透心凉的、无力的感觉。要很久才能缓过来。

先来解题。副作用不是个贬义词,而是中性词。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下李安电影之外的感悟,所以取了这个篇名。

说实话,我不太敢看李安的片子。因为每一次看完,都有一种透心凉的、无力的感觉。要很久才能缓过来。
这一次,《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里让人感到难受的,是李安向来爱讲的:孤独与妥协。

这一次,《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里让人感到难受的,是李安向来爱讲的:孤独与妥协。

  1. 前天和杨老板花大价钱去看了李安的新片《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120帧那种。放映前有一段李安的致谢视频,老头讲话慢吞吞的,很温柔。很难想象马上开演的这部纯美式价值观战争电影是他的作品,因为他看起来、听起来都完全是东方的、儒家的。

《中场战事》的故事并不复杂:
伊拉克战争中,年轻的技术兵比利冒死营救班长,这一举动被视频录下。比利和B班的战友们因此成为英雄,并受邀参加一场在德州举行的橄榄球比赛。
围绕着这场庆祝战士返乡的中场秀,展开的是不同的人对“士兵”的不同理解:
有人看见了商机,想用极低的价格买下B班的故事,改编为娱乐大众的电影。
有人觉得“英雄”只是这场表演里的一个角色,对着士兵们的演出指手画脚,调侃、甚至辱骂。
有人觉得战场危险,想尽办法让比利留下。这个人是比利的姐姐。
也有人仰慕着“英雄”,和比利迅速地互相吸引,这个人是拉拉队的菲珊。
......

《中场战事》的故事并不复杂:

就技术而言,说实话我没有太强烈的感觉。可能是因为坐在我前面的那个人太高了,以至于从头到尾他的半个脑袋都嵌在我的视野里,阻挡我融入电影场景。印象最深的是男主角红润的小嘴唇,素颜能有这样的色泽,说明肠胃很健康,让人羡慕。

被热烈欢迎,也被消费。
被一些人关心,也被一些人误解。
但无论是谁,都不曾真正理解过比利的情绪:
商人、职业经纪人自不必说,比利的姐姐和菲珊,也都不理解比利。
姐姐怕战争带走比利,多处奔走,联系医生,想让比利称病留下。
姐姐不知道,留在德州的比利,也许会活得更加不开心:你看,中场秀时,比利就头疼了许多次。而中场秀结束后,职业经纪人才递来了止疼药。

伊拉克战争中,年轻的技术兵比利冒死营救班长,这一举动被视频录下。比利和B班的战友们因此成为英雄,并受邀参加一场在德州举行的橄榄球比赛。

这部电影和李安的一贯风格相符,隐忍克制。虽然背景是民族大义、国家荣誉的宏大叙事,但落实到故事线上却是个人的人性挣扎与渺小。通过这样的反差,让我们看到人生的荒诞和尴尬。

比利沉浸在和菲珊分别的情绪里,甚至动了要为菲珊留下的念头。菲珊冷冷地说:“你是授勋的英雄,应该回到战场上。”
——说到底,她不是被他吸引,是被“英雄”的光环迷了眼。
而上一刻,比利还认真地相信:她就是他盼望已久的、灵魂相通的那个人。

围绕着这场庆祝战士返乡的中场秀,展开的是不同的人对“士兵”的不同理解:

照理说,比利是拼死营救战友的民族英雄,应当受到全民的爱戴与拥护。但事实上,当他和战友们回国接受荣誉的时候,遭遇的却更多是嘲笑、不解,甚至冷漠。而”英雄“对这些战士来说也是一个新职业,他们也有很多阴暗的小心理,比如借由名气拍电影挣钱、泡妞等等。所有这些反应,都让为民族大义、国家荣誉而战看起来像是个笑话,因为其实根本没有人关心这些,每个人最关心的还是自己吃喝嫖赌那些小事。哪怕最后比利决定重返战场,出发点也不是为了捍卫国土安全,而是出于他的人设,也就是传说中的找到真正的自我。战士是他最擅长的工作,仅此而已。

这场庆典,对比利而言,并不是一次愉快的体验。
你看,烟火那么炫丽。
每一簇烟火绽开的声音,都像极了那天战场上的......
枪火声。

有人看见了商机,想用极低的价格买下B班的故事,改编为娱乐大众的电影。

  1. 看完《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李安能把《色·戒》拍得那么好,因为他懂张爱玲,与她共享同样的价值观和世界观。

那是他一生中最艰难的一天,却要拿出来被庆祝,甚至被消费。
于是比利选择回到战场,“回到安全的地方。”
比起战场上的枪林弹雨、生死未卜,人心好像更复杂,更难猜。
这是比利的中场秀:“在好莱坞的两周,就像过了两年。”

有人觉得“英雄”只是这场表演里的一个角色,对着士兵们的演出指手画脚,调侃、甚至辱骂。

强调人生飞扬的一面,多少有点超人的气质。超人是生在一个时代里的。而人生安稳的一面则有着永恒的意味,虽然这种安稳常是不安全的,而且每隔多少时候就要破坏一次,但仍然是永恒的。它存在于一切时代。它是人的神性,也可以说是妇人性。

参军前的比利,是叛逆的德州少年,不识愁滋味。
在军队的比利,处境危险,却无暇思考人心。
直到在好莱坞的这两周,他第一次经历了人心复杂,也明白:
人生而孤独,谁都真正不能理解你。
你只能孤独地走下去。不要强求认同。

有人觉得战场危险,想尽办法让比利留下。这个人是比利的姐姐。

民族大义、国家荣誉都是人生飞扬的一面,在某一个时刻里,它们显得很重要、很崇高,但放进历史长河里看,却可能连朵水花都没有。国家、民族的界限一直在改变,版图大大小小,来来去去;人性却相对稳定,一直都是那么自私、荒诞,但同时也贴心、温暖。

比利显然是不喜欢战争的:首先,他参军的动机,是因为帮姐姐出头而惹上官司;另一方面,比利和敌人贴身肉搏时的紧张、后怕,也是一个不习惯杀戮的人的反应。
一个不喜欢战争的人,却发出了“战场是安全的地方”的感慨。
因为离开了战场的比利,在对自身身份的识别中产生了困惑,无所适从:
比利不认同给他带来“英雄”身份的战争,却在不自觉中被“英雄”这个身份捆绑,拿“英雄”该有的准则要求自己。
而在好莱坞的两周里,人们对“英雄”的不同看法,多少动摇了比利不知不觉中树立的观念。
只有回到战场,才能找回身份认同。
哪怕这种认同,建立在不牢靠的基础上。
这是比利的妥协。

也有人仰慕着“英雄”,和比利迅速地互相吸引,这个人是拉拉队的菲珊。

而和张爱玲有着类似价值观与世界观的人是简·奥斯汀,所以李安一个华人能把纯英范儿的《理智与情感》拍得丝丝入扣,也是因为他真的懂简·奥斯汀。

结尾处,比利和战友们对彼此说:“我爱你”。
车子驶入茫茫夜色,他们回到战场上去。
和李安大多数片子一样,是看起来团圆和谐的结局。
但这种团圆,是妥协的结果,总带着无奈的意味。每个人都要割舍掉自己原先坚持的一部分,才能换来这一团和气。
就像《喜宴》里,父亲在过安检时举起的双手。是投降,也是承受。

......

but dull old, trivial old everyday life—that is where feeling truly lies. (然而沉闷的、琐碎的日常生活,才是真正的心之所归)

《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的欢庆盛典,总让我想起《喜宴》里的婚宴。
一样是热闹的场面,形形色色的人在high。
一样是被包围的主角:比利在他人的狂欢里陷入思考、回忆,《喜宴》里的新郎伟同,则在他人的恭贺和调笑中,小心翼翼地扮演“新婚丈夫”的角色,生怕被父母发现自己是同性恋的事实。
无论是中场秀还是喜宴,都像一场魔幻主义。李安的角度不带嘲讽,只是一贯温柔地展示现实里那些被习以为常的荒谬。
无论是比利还是伟同,都在热闹中显得格格不入,都显得孤独。

被热烈欢迎,也被消费。

说起来,张爱玲本身也是英范儿的,就读于香港大学,她母亲后来常年旅居伦敦。她的人生哲学体系背景里就是英式的,所以才会和简·奥斯汀那么默契,一脉相承。

《卧虎藏龙》算是一个例外:没有团圆。
有的,是李慕白的死,是玉娇龙在悬崖上的一跃。

被一些人关心,也被一些人误解。

无论如何,两个时代、两个国度的女作家,都被李安所懂,他不愧是红颜的好知己。而这种懂得,也被他一点点地放进其他电影里,比如这次的《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

和比利•林恩一样,玉娇龙也是天真而世故的年轻人。
不同的是,玉娇龙是不妥协的姿态。她拼尽了全力去挣脱束缚:家庭的束缚、道义的束缚。她和家人博弈,和一心驯服她的、代表传统和道义的李慕白博弈。
当她得到她向往的自由,李慕白死了。她赢了这场博弈,却失去了家人、师父和朋友。
没有了枷锁,“自由”的吸引力也没有那么大了。不再被约束的玉娇龙,开始追问自己究竟要什么。
她想不出来。带着对李慕白的愧疚,也带着无所归依的困惑,云山苍茫,纵身一跃。

但无论是谁,都不曾真正理解过比利的情绪:

  1. 李安的伟大还在于他的撕裂美学。像我前面说的,他看起来非常东方、非常儒家,但内里却是彻底西化的。这种矛盾共存让他有了穿越两大文明的能力与视野。

李安的“家庭三部曲”(《推手》《喜宴》《饮食男女》)里,大多数人是在“瓦全”。
到了玉娇龙,则是不管不顾的玉碎,掷地有声。
比利•林恩呢?下结论太早。
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还有很多事情要承受。

商人、职业经纪人自不必说,比利的姐姐和菲珊,也都不理解比利。

在李安早年的父亲三部曲(《推手》《喜宴》《饮食男女》)里,撕裂美学就表现得尤为明显。

如果喜欢这篇文章,欢迎关注公众号“肤浅如我”~

姐姐怕战争带走比利,多处奔走,联系医生,想让比利称病留下。

三部电影都讲述了传统中国父母与子女的相处模式,从《推手》中老父逐步接受独居,到《喜宴》中父母最终默默认可儿子的同性恋身份,再到《饮食男女》中鳏居多年的父亲重开第二春,层层递进。传统的东方家庭关系被逐步瓦解、重构,一部比一部开明,应该是李安自己对延续了数千年的中国家庭传统的叛逆与希望吧。

图片 2

姐姐不知道,留在德州的比利,也许会活得更加不开心:你看,中场秀时,比利就头疼了许多次。而中场秀结束后,职业经纪人才递来了止疼药。

到了《卧虎藏龙》,撕裂美学的双方都有了具象的代表,玉娇龙是完全西式的,狂野、自我、不惧权威,而俞秀莲是东方的,内敛、沉静、隐忍。李慕白某种程度我觉得就是李安的自我投射,在两种文化间游走,难以取舍,但天平更多倾向于玉娇龙,为了那鲜活的生命力与破坏力。

原文请戳:孤独、妥协,是李安《中场战事》的主题

比利沉浸在和菲珊分别的情绪里,甚至动了要为菲珊留下的念头。菲珊冷冷地说:“你是授勋的英雄,应该回到战场上。”

《卧虎藏龙》之所以能得到好莱坞的认可,因为它根本就不是我们以为的那种武侠片。我们的武侠是“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追求的是飞扬和光芒;好莱坞认可或定义的武侠是“心诚则灵”,追求的是自我救赎,是现世安稳。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哆啦少女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说到底,她不是被他吸引,是被“英雄”的光环迷了眼。

  1. 回到《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整部片有好几处让我泪目的地方。

而上一刻,比利还认真地相信:她就是他盼望已久的、灵魂相通的那个人。

葬礼上,班长一遍一遍地点名牺牲战友的时候;蘑菇战死的时候;比利站在舞台上眼含泪水的时候......

这场庆典,对比利而言,并不是一次愉快的体验。

正如蘑菇对比利所说的,The bullet has always been fired.

你看,烟火那么炫丽。

命中注定。嗯,这很东方。

每一簇烟火绽开的声音,都像极了那天战场上的......

图片 3

枪火声。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天馬市集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那是他一生中最艰难的一天,却要拿出来被庆祝,甚至被消费。

于是比利选择回到战场,“回到安全的地方。”

比起战场上的枪林弹雨、生死未卜,人心好像更复杂,更难猜。

这是比利的中场秀:“在好莱坞的两周,就像过了两年。”

参军前的比利,是叛逆的德州少年,不识愁滋味。

在军队的比利,处境危险,却无暇思考人心。

直到在好莱坞的这两周,他第一次经历了人心复杂,也明白:

人生而孤独,谁都真正不能理解你。

你只能孤独地走下去。不要强求认同。

比利显然是不喜欢战争的:首先,他参军的动机,是因为帮姐姐出头而惹上官司;另一方面,比利和敌人贴身肉搏时的紧张、后怕,也是一个不习惯杀戮的人的反应。

一个不喜欢战争的人,却发出了“战场是安全的地方”的感慨。

因为离开了战场的比利,在对自身身份的识别中产生了困惑,无所适从:

比利不认同给他带来“英雄”身份的战争,却在不自觉中被“英雄”这个身份捆绑,拿“英雄”该有的准则要求自己。

而在好莱坞的两周里,人们对“英雄”的不同看法,多少动摇了比利不知不觉中树立的观念。

只有回到战场,才能找回身份认同。

哪怕这种认同,建立在不牢靠的基础上。

这是比利的妥协。

结尾处,比利和战友们对彼此说:“我爱你”。

车子驶入茫茫夜色,他们回到战场上去。

和李安大多数片子一样,是看起来团圆和谐的结局。

但这种团圆,是妥协的结果,总带着无奈的意味。每个人都要割舍掉自己原先坚持的一部分,才能换来这一团和气。

就像《喜宴》里,父亲在过安检时举起的双手。是投降,也是承受。

《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的欢庆盛典,总让我想起《喜宴》里的婚宴。

一样是热闹的场面,形形色色的人在high。

一样是被包围的主角:比利在他人的狂欢里陷入思考、回忆,《喜宴》里的新郎伟同,则在他人的恭贺和调笑中,小心翼翼地扮演“新婚丈夫”的角色,生怕被父母发现自己是同性恋的事实。

无论是中场秀还是喜宴,都像一场魔幻主义。李安的角度不带嘲讽,只是一贯温柔地展示现实里那些被习以为常的荒谬。

无论是比利还是伟同,都在热闹中显得格格不入,都显得孤独。

《卧虎藏龙》算是一个例外:没有团圆。

有的,是李慕白的死,是玉娇龙在悬崖上的一跃。

和比利•林恩一样,玉娇龙也是天真而世故的年轻人。

不同的是,玉娇龙是不妥协的姿态。她拼尽了全力去挣脱束缚:家庭的束缚、道义的束缚。她和家人博弈,和一心驯服她的、代表传统和道义的李慕白博弈。

当她得到她向往的自由,李慕白死了。她赢了这场博弈,却失去了家人、师父和朋友。

没有了枷锁,“自由”的吸引力也没有那么大了。不再被约束的玉娇龙,开始追问自己究竟要什么。

她想不出来。带着对李慕白的愧疚,也带着无所归依的困惑,云山苍茫,纵身一跃。

李安的“家庭三部曲”(《推手》《喜宴》《饮食男女》)里,大多数人是在“瓦全”。

到了玉娇龙,则是不管不顾的玉碎,掷地有声。

比利•林恩呢?下结论太早。

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还有很多事情要承受。

本文由太阳2娱乐发布于娱乐时尚,转载请注明出处:李安副作用,烟火亦或枪火

关键词:

上一篇:对掩盖世界的洞察力是最精锐的生存手艺

下一篇:没有了